百尺危楼

【活动终宣】与众不同的双鬼大逃猜

反正又没有写原著向的,对于辣条我是很有自信了。

双鬼活动主页🚷: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迎来了活动的终宣。至于为什么终宣在上半部分结束后才宣,因为我们与众不同




本次活动主题:大逃猜。




还是截了一张大家交稿后的群:






活动开始时间:我也不记得了可以自己去翻翻




活动被群主强行划分成了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上半部分在每天晚上18:00发布文章,下半部分在每天中午13:00发布文章。基本是定时发送,如有遗漏会进行补档。


大家可以在评论区狙自己认为的文手,时候到了会公布对应人名单。




以下是参加此次活动的太太们,与发文顺序和首字母都无关。


 @白鸢-细雨湿流光


 @绾栎 


 @半叶·夜殇_壬迩亡梓  


 @百尺危楼  


 @-献-血-预-警- 


 @别伊 


 @笙子-一级瓜子售卖市场  


 @扎Tie  


 @进击的中老年林黛玉 


 @又瓷有渊 


 @紫星空shmily 


 @醉冰痕_守得云开见月明 


 @暖若安阳——杂食者 




所有太太的马甲怎么都那么好笑。


接下来是万众瞩目的奖励设置:




心有灵犀


狙中太太最多次的朋友可以获得由笙子独家赠送的薯片一包+好多我也不知道多少的糖果。




重在参与


狙中太太最少次的朋友可以获得一次随机点文的机会。




混淆视听


被狙中次数最少的太太可以获得卫龙辣条我也不知道多少+磨砂千纸鹤五个。




独具特色


被狙中次数最多的太太可以获得sd的一比的糖果+两罐养乐多。




无中生有


从评论里抽一个幸运的朋友送一次点文机会+一点小零食。




奖励设置还有好多未公开(简称再想想)接下来是上半部分传送地址:




第一弹:Facerig  文/如果他们都没有马甲那我也没有谢谢


第二弹:  文/藕粉绿豆汤


第三弹:今天的吴少将也在努力解说  文/噗哩啪嘭啵


第四弹:靡靡  文/性感奶罐在线撩妹儿


第五弹:宵夜  文/米糠酿七朵猪母狼马蜂


第六弹:For you  文/大红花


第七弹:失眠  文/双鬼婚礼司仪


第八弹:朱砂吻  文/薄荷润喉糖




下半部分从今天开始放送!


专属tag:2018届双鬼大逃猜

【活动宣传】2018届双鬼大逃猜

哎呀猜不中的,看着玩吧。

别伊:

也转一下——


你们真的猜不中我,真的。


-献-血-预-警-:



好像还没转,转一下
这回没人能猜中我,真的
看我真诚的眼睛
第一个猜中我的会得到一个爱的亲亲【什么】


绾栎:



转一下!没人猜的中我!!


半叶·夜殇_壬迩亡梓:

 
 

  

   


请大家过来玩儿啊,猜对了有礼物!要是第一个猜对了半叶的,半叶亲自有礼物!!!

   

文可以点击活动主页看也可以看最后一个tag!!!来玩儿嘛——

   

双鬼活动主页🚷:

  
 
 

  

   

    


秋风送爽,金桂飘香。又到了一年好几度的双鬼活动时间了。

    

此次活动主题:大逃猜。

    

   


下面是一张群聊的界面,以证明参加此次活动的所有太太都是正经人。


   



   


活动开始时间:2018年10月7日


   


活动会一直持续十一或十二天,放送时间大多于下午5点。基本都是定时发送,如果有漏会进行补档。


   


大家可以在评论里盲阻自己认为的文手,等到10月20日活动结束一两天后会单独发布人名对应文章。现在人员已满,在猜的时候可以参考以下太太主页。

    

   


以下是各位太太的名单。随缘安排的顺序。


   


 @折枝柳willow 


   


 @-献-血-预-警- 


   


 @别伊 


   


 @进击的甲硫氨酸林黛玉 


   


 @又瓷有渊 


   


 @紫星空shmily 


   


 @百尺危楼 


   


 @醉冰痕_守得云开见月明 


   


 @笙子-一级瓜子售卖市场 


   


 @暖若安阳——杂食者 


   


 @半叶·夜殇_壬迩亡梓 


   


 @绾栎 


   


 @白鸢-细雨湿流光 



   


已更新名单,不会再招人。请大家静心等待活动的开始吧!


   


专属tag:2018届双鬼大逃猜


  








  






【活动宣传】2018届双鬼大逃猜

参加了鸭

折枝柳willow:

对,又有我


双鬼活动主页🚷:



秋风送爽,金桂飘香。又到了一年好几度的双鬼活动时间了。




此次活动主题:大逃猜。




下面是一张群聊的界面,以证明参加此次活动的所有太太都是正经人。







活动开始时间:2018年10月7日




活动会一直持续十一或十二天,放送时间大多于下午5点。基本都是定时发送,如果有漏会进行补档。




大家可以在评论里盲阻自己认为的文手,等到10月20日活动结束一两天后会单独发布人名对应文章。现在暂时还处在招人阶段,招人招的不是很多,心动不如行动




以下是各位太太的名单。随缘安排的顺序。


 @折枝柳willow 


 @-献-血-预-警- 


 @别伊 


 @进击的甲硫氨酸林黛玉 


 @又瓷有渊 


 @紫星空shmily 


 @百尺危楼 


 @醉冰痕_守得云开见月明 


 @笙子-一级瓜子售卖市场 


 @暖若安阳——杂食者 






日后如果人员或者规则更新了会在主页里放出的。还是这篇宣传,属于持续更新状态。


专属tag:2018届双鬼大逃猜


我决定造作了,江苏卷作文题。

【2018李轩生贺/双鬼】0H---盖世精神病

轩哥生日快乐

双鬼轩策

人物属于虫爹,ooc都是我的

那么正文

  吴羽策第一会见到李轩那会儿就觉得他脑子可能不大对,还被吓得够戗。

  李轩第一次见吴羽策那阵子正沉迷于玄幻小说,并且想给新人一个大大的惊喜。于是他在吴羽策宿舍门前躲了二十分钟,直到看见吴羽策塞着耳机从走廊尽头慢慢出现,才直起身子与他相向而行,在心里默默数了十二步后故意脚下一顿,步子一歪,吴羽策正听音乐没注意,就被绊住了,刚想抬头看看到底撞上了谁,就经历了他十四周岁以后最大的惊吓。

李轩在看清他脸的那一瞬间,戏精上身,脸色仿佛时间停止般凝固了几秒,眼中就渐渐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连嘴唇也有些颤抖了,话都说不利索。简而言之就是

见了鬼了。

吴羽策正纳闷着,就听得李轩抖抖索索的一句“你是阿策?我,我这是回来了?”又好像想起什么事情,开始不顾形象的大笑,状若疯癫,又同手同脚的向前跑去,还在口齿不清叨叨一些什么。好像是

“虚空。。。火。”

吴羽策被来了这么一出,着实是一脸懵逼。又想到李轩是迎面撞上自己,但是这条走廊的另一头,根本是不通的啊。

不得了,细思恐极。吴羽策一晚上都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然而李轩跑出走廊,确认四下无人后,觉得自己皮这一波很开心。

虽然误会在第二天正式迎接新人时被解除,可是中二李轩的穿越梦还在继续做着,比如穿回十年前买彩票然后一夜暴富之类的。花样很多,剧情很杂,但无一例外都是穿越过去。毕竟能够知道未来的感觉爽的一批,可他没怎么想过

如果去了未来怎么办。

李轩站在繁华喧嚷的街头,此时天空刚刚被落日染上薄薄一层赭红,澄澈透明的蓝变得有分量了许多。初上的华灯以个体为单位程度不等的将周围的城市照的纤毫毕现,连灰尘也不例外,微凉的晚风还没有化解去白天的暑气,仿佛是有形的,一伸手就能拥住了。

李轩依稀记得自己有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情喝了两盅,醒来就站这儿了。如果不是看到市中心2030年7月。14日的报时还不知道自己穿越了。

这里看来还是西安,还好没去个人生地不熟的地区,就算有百度地图100。0估计找个地儿落脚也是不大容易。李轩掏出手机翻遍整个联系人都每个选择,只好闭了眼睛,任手指在屏幕上乱点乱滑,睁开眼一看,也许是上滑时用力过了,手指好巧不巧停在了A吴羽策上。李轩无奈的笑笑,不知道该说老天爷不给面子还是太给面子。只能祈祷他别换号码。

一个小姑娘拉着女伴的手在路过李轩时小声评论道:“现在怎么还有人用小猪佩奇开头音乐做彩铃啊。”

好了好了知道你们都用喜羊羊第十八季OP的不用说了。

李轩十分好运的没有听到空号提醒的机械女声,一会儿就接通了。他在手机嗡一声提示的同时向那头说

   “阿策方便吗?可不可以见一面。”

   “李轩?你不刚出的门怎么这么快就打电话回来。”对面声音没变,就是有点沙哑了,言语之间带着容易听出的疑惑,还带着一种“好啊你出去了还想回来”的味道。

  李轩选择忽略自己危险的想法和“刚出的门”这个诡异的点。随便定了个地方。

  吴羽策依然很守时,比约得时间早了十分钟到的,看了几眼嫩了许多的李轩,刚想问出的问题被李轩一句话哽在喉咙里

“阿策,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从七八年前过来的。”

吴羽策眼皮抽了两下,潜意识告诉他这不是李轩在作妖

李轩掏出矿泉水喝了几口,两块钱的水愣是给喝出一种一人我饮酒醉的画风,他问

:“我不大方便告诉你到底是哪一年,根本说不出来,我在这个年龄有房了吧,你要不带我回去?”

  吴羽策应下,又补了句

“不是以前那把锁,钥匙我有。”

李轩反应了一下,吴羽策好像怕他起疑似的,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你不是怕弄丢吗,就配了把给我。”

吴羽策开车来的,两人很快就到了。

还是以前的房子,不过虽然比较干净,但却给人一种很久不来人的感觉,李轩终于看到除了吴羽策之外第二个和自己以前生活挂钩的事物,边感慨着边东摸西摸。吴羽策暗想着幸好当初自己劝住李轩在家里挂照片,不然他今天过来看见自己和好兄弟的合照放在家里还不得留下什么阴影。

李轩在找到自己以前拉着吴羽策去定制的杯子时,想起了关于此物的什么事情。也没过脑子就脱口问出

“阿策你现在一定有老婆了吧?别告诉我还打光棍呢”说罢抬眼望向吴羽策,等他的回答

“那哪能呢,当然是有的,就是吵架了。”吴羽策不咸不淡的回他。

“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是不是驾着七彩祥云来迎娶你的盖世英雄?”李轩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话语中的酸气。莫名就觉得被泼了一身醋。

这也可以理解,暗恋了挺长时间突然知道没有结果确实不好受。

“盖世英雄,这倒没有,他是个盖世精神病。”吴羽策想了想不久前自称要去找秦始皇叙旧的某人,面无表情。

哪有这么说自己对象的,李轩有点吃惊,却突然恶向胆边生,朝吴羽策勾勾手指,特地把嘴角的笑容调成一个自认邪魅狂狷的弧度,音调降低了一个八度,像是在调戏般

“吴羽策我和你说个事,你靠过来点。”

李轩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张不开嘴,气氛一度凝固。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吴羽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削一个梨。果皮转了很多圈都没有断。他看李轩醒了,手上动作依然没有停下,像是通知一样说道

“世邀赛回来虚空给你庆功,你喝高了一没留神踩空了,医生说你醒了就可以出院了,不过你要想继续待着我也不拦着你。’

李轩一摸脑袋摸到一手绷带,用眼神向吴羽策询问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摔倒的的那块地方有一堆玻璃渣。”他这次反而有点嫌弃的意思了。

李轩恢复了神志,彻底意识到自己穿越是南柯一梦。渐渐想起摔倒前干了什么。

也没干什么,不过借着酒劲和烂到家的酒品向吴羽策倾诉衷肠然后被人按在墙角反壁咚之后高兴过头一脚踩空而已。

为了缓解尴尬,李轩挑起话题

“你知道不我梦见一个不得了的事情”

李轩定定的看着吴羽策,后者被他看的面色有点发红,眼神不自然的往别处飘,而李轩似乎没有注意他是否真的想听

这不重要,气氛到了,干什么都有情调。

李轩笑了笑,有一种被骂了不仅不生气还美滋滋的神气

“我对象说我是个盖世精神病。”

他没来由的想起一个玄学传说,如果削水果皮没有断的话就会有愿望被实现,也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李轩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的说

“我想和你谈恋爱很久了,你愿意看我脚踏七彩祥云来娶你吗?”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他们都知道答案。

当然愿意。

轩哥生日快乐。

 

 

 


【贺年】论过年各大战队都在干嘛[霸图篇]

o o c见谅
这是分CP写的,韩张双花林方
Q市
已是腊月二十九,年味就像是像是粘在锅底的糖浆般,浓的化也化不开。这是张新杰和韩文清一起过的第一个春节。
“向上一点,不对,再向左,歪了。”张新杰有点无奈的一推眼镜,认真严谨如他,在贴对联上自然也是追求对称美观的,可只能尽量指挥着韩文清把对联贴正,哪让自己踮脚够不到,踩凳子又嫌高呢?
张新杰从未如此真切的感受到四厘米的身高差。
差不多就是那种,看上去只差一点点,却实用到爆的感觉。
心中涌出一股暖意,张新杰从背后把住韩文清的手腕,一点一点的动着对联,终于调整到一个完美的角度,还没来的及离远些细细看一番,就被突然转身的韩文清拥入怀中,他原本能收到钱包的面部线条柔和了许多,张新杰没来由就想到微博上那些喊着想看韩队温柔的姑娘。
“得了吧,只有我能看。”他想
于是揽过韩文清的肩膀,主动吻了上去。
张副,o o c了。
B市
张佳乐和孙哲平谈恋爱的这几年,饶是吃不胖体质的他也被肉眼可见喂胖了,可此时却一点没有年前要死要活说减肥的气势,正不顾形象,也不顾被粉丝看见的拉开口罩着大嚼还热乎的糖酥饼,碎渣糊了一嘴,边吃还边扯扯孙哲平,好像发现新大陆般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口齿不清的说
“大孙里看那是唔是王杰希。”
孙哲平也分不出来,毕竟长得像的人那么多,又只能看到一只眼睛,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
那人旁边与他穿着同色羽绒服,裹着一条长围巾的男人好像注意到了他们,掏出一副墨镜给那人带上,紧张兮兮的拉着那人就走。
好了确定是王杰希无疑,还有方士谦。估计是没看清,把他们当粉丝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孙哲平拉住想去找人的张佳乐,使他与自己面对面。
张佳乐消灭完了糖酥饼,抬眼望孙哲平,正好对上了他的目光,张佳乐有些害羞了,不自然的想转过头。可孙哲平却突然与他靠的既近,指尖及其色情的绕着他鬓角的碎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乐乐还记得我从国外治手回来时在机场离你不到十米,你东张西望半天没找到,现在晚上人这么多一眼就看见王杰希,吃醋可不能怪我。”
这话放平常张佳乐也许会不好意思,但现在这时候,这有些危险的语气,无不让他后腰一凉。
于是他使了吃奶的劲把孙哲平拉到没什么人的角落,心一横,眼一闭,把人压在墙上就亲。
地方选的也不错,离孙哲平的车特别近,就算被抱上车也不会被注意太多。
所以…张佳乐成功作死把自己带上不去幼儿园的车,并一把扯了安全带。
回去后胡天胡地了一晚上的张佳乐事后暗暗给王杰希记上一笔。
N市
“锐锐舅妈!”一个才六岁的小团子像方锐扑来,紧紧抱住他的腰不放。
林敬言的亲姐林礼言完全忽略自家弟弟弟媳脸上的尴尬,捂着嘴偷笑,过一会儿才抱走女儿。
“姐姐新年好,哎呀怎么越来越好看了。”方锐嘴甜,赶紧就是一句有些油嘴滑舌的问候迅速活跃了气氛,他可不想被叫舅妈这事被姐姐拉出来调侃。
这小姑娘是机灵,一点也没叫错。估计长大后要是腐了也是个小戴那样的太太。
林礼言也不闹他,扯着林敬言指指桌上一堆菜,吩咐道
“晚饭就交给你啦。锐锐尝过敬言手艺了吧,如果没有今晚一定得好好吃,可棒了我跟你讲。”
方锐哪里不知道,此刻也在吞口水,林敬言的厨艺让他发誓要跟他天长地久原因之一。
“你俩睡楼上敬言的房间,我在楼下,要有什么事记得找我啊。”林礼言又交代一句。
方锐点头应了几声,心思早就飞到晚饭上。
时间过的很快,午觉睡到太阳下山的方锐打着哈欠,一路闻菜香进了厨房,迷迷糊糊的从被后抱住正拌调料的林敬言。林敬言放下筷子,回头揉揉他的脑袋,方锐明显还没清醒,在他脸上乱亲乱啃。被他这么一搅,林敬言也没心思好好做菜,干脆逗逗他。笑道:
“方锐大大是饿了?晚上可有的吃啊。”特意把有的吃三个字咬的重了些,使人难免想到某些方面去。
方锐算是清醒了,可他什么人,初夜事后能夸对象器大活好的角色。此刻两人互撩上了
“我说林大大,要不以后我退役了咱俩开个饭馆,我来耕田你来织布,好不好?”
林敬言亲了口他额头,说
“当然好了。”
这个年,过的真是不错
方锐想




【贺年】各大战队过年都在干嘛[兴欣篇]

有些迟到了
CP伞修林方乔高包罗杜柔魏果莫橙
o o c属于我
明天霸图
兴欣
“干杯!”几人的酒杯碰在一起,清一色果汁,但过年的气氛一点也没被减弱。桌上火锅正冒着腾腾热气,氤氲着每个人的笑脸。精致的配菜摆成一圈,似乎在静待人大快朵颐。
看上去特别友好,特别正直是不是。
不要忘了,这是联盟的下限,兴欣战队。
大过年的,居然集齐基本所有队员,其乐融融围在一桌前,连老板娘陈果都有点吃惊某几个连吃个盒饭都要猥琐一下对方的糙老爷们是不是真转性了。
事实告诉她,不存在的。
不过平常闹的比较凶的方锐大大是今晚真准备消停了,正浑身溢出肉眼可见的粉红泡泡,人家七月出的柜,已经定好大年初一火车票和林大大一起见家长了。
一放下杯子,一群职业选手就爆出各自手速,一道道残影闪的老板娘眼花缭乱,刚想拿起筷子捞上两口 ,却发现自己吃的不是菜,是狗粮。
罗辑反应有点慢,人又老实,擦掉眼镜上的水雾后,把筷子伸进清汤锅,却发现能捞上来的只有几块香菇,青菜之类的汤底。苦笑着准备捞筷子生的烫一烫时,几筷子蛋饺被放在碗里,转头一看,包子抓着筷子傻笑,又放进来一块虾滑。罗辑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包子一个熊抱揽进怀里
“呀小弟我们俩什么关系了不用谢啦。”
罗辑瞬间满脸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愣了一会才夹起那块虾滑,一放嘴里,笑容立马凝固在脸上。
红汤锅里烫出来,好辣的。
我可能有个假男朋友?罗辑想。
叶修和刚回来的苏沐秋坐在一起,他刚收到苏沐秋这个情人节礼物时,一话都有点说不利索
“沐…秋?”但随即调整了心态,淡淡一句
“哟,舍得回来了,要不是有影子哥还真以为大过年的撞鬼呢。”
苏沐秋笑了,一把抱住叶修,松开后又在他肩膀上捶了几下
“给点反应啊,就这么欢迎我啊叶修。”
没有眼泪,也没有多余的问话,只要一个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知道内情的陈果当时安慰着泣不成声的苏沐橙,自己眼眶也有些发热。
可这不是你们秀的理由
一个平均手速四百多,一个正值十八,又是别后相见,这一顿当然是在把自己喂饱的同时,再去抢对方的菜了。
宛如一股泥石流般清纯不做作。
叶修第三次被抢走筷子上的肉,直接把筷子伸到苏沐秋碗里去。
果然一晚上不知道干了什么后越发没羞没燥了起来。
莫凡还是不怎么说话,就是一直看着苏沐橙,两人好像在聊些什么,莫凡一直在点头,很认真的听着,手上也不停给苏沐橙夹烫好的食物。
完全没看到未来哥哥嫂子笑容中的MM P呢。
一帆小天使笑的和方锐基本一个样,不过人家是商量带英杰来杭州过冬休。
啊,攻与受到差别。
安文逸也没眼看,埋头猛吃。
杜明在情人节专门来杭州,摆了一圈烟花,大有一种你要不答应就把我自己炸上天的气势,拿着话筒给唐柔喊话表白了。
暗恋了好久,约出来纯聊天好多回,终于决定雄起一次,还真把女神追追到手了。
其实如果没有这次雄起,唐柔也许会找上轮回,让杜小明见识下什么叫高层次表白。
老板娘瞟了一圈,碗里却被堆满了,她有些狐疑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坐过来的魏琛。。早就故意和苏沐橙换了个位置靠过来的魏琛潜伏了一段时间却貌似还没被揪出来。朝老板娘抛了个媚眼,贱贱的开口道
“老板娘,你可别这样看着我,你一看我就…”
“就怎样?”
这时候魏琛爆过无数垃圾话的嘴说不出来了,好像是…害羞了?连流氓都不会耍了。
陈果收回目光 ,莫名觉得这货老脸一红还有点可爱
“傻相。”她有些愉悦的想。
过年的兴欣真是和谐呢
被和谐了一夜的叶修如是想。
默辞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繁华血景不散,他们特别甜
所以说,该上上别逼逼😀
渣字,写不出对他们的喜欢。
下一棒
@徐景熙-V——佛系写手佐希.♡

双鬼情人节24H参与者名单

水令-V:我现在改名还来得及吗:

明天就是情人节啦,小伙伴们过得可还好?

相信很多人(别拆我台谢谢)期待名单,那么在情人节活动开始的前一天我来公布人名单啦。

↓↓↓↓↓

00H: @百尺危楼 

01H: @拂停-深海溺亡 

02H: @进击的金角大王林黛玉 

03H: @夜墨_扁舟寻旧约 

04H: @日常求评论_山石岩 

05H: @君辞 

06H: @半世荒唐。 

07H: @黑水鳴金 

08H: @君辞 

09H: @醉冰痕_守得云开见月明 

10H @陶子 

11H: @今天的夜黎依旧没有更双鬼 

12H: @笙子-卖瓜子的雷锋阿姨 / @笙子-卖瓜子的雷锋叔叔 

13H: @鬼刻-v:69老攻 

14H: @观影醉 

15H: @流光 

16H: @徐景熙-V——佛系写手佐希.♡ 

17H: @籽木栖杉  

18H: @蒜泥蒸虾 

19H: @陈年老咸鱼叶南秋 

20H: @鬼刻-v:69老攻 

21H: @迟稔 

22H: @水令-V:我现在改名还来得及吗 

23H: @轶隅-浅茶的小棉袄 

彩蛋:

@叶随秋去不知寒 

@初五五五五 

彩蛋人员持续更新

让我们为太太们打call!

【双鬼虐狗的0H】狐言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古风背景

刀灵捕快狗鼻子轩X千面女装狐妖策

吴羽策换成人类年龄大概十四五岁。

策爷……不用说了我知道ooc,毕竟是妖怪,比较单纯

第一次写双鬼,有建议稍微温柔点提,键盘下留情。

学龄前文笔请见谅,真的很喜欢双鬼。

祝李轩吴羽策情人节快乐百年好合。

 正文:

近来X市发生第四起偷窃事件,和前几回一样,受害人一醒来就双目迷离,表情猥琐的痴傻样子,不管问什么都只有一句话:“美女,哈哈美女~”两手在空气中乱摸乱抓,连嘴角流出口水了也顾不上擦。得过上几个时辰才能清醒过来,这再问一回吧,说的倒是挺清楚,去办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然后就看见一个身材超好的美女,再然后就什么都说不出了,完了在身上摸一摸,问一句:“我钱袋呢?”这些人都是清晨被发现在人多的闹市口,上哪给找被偷的钱袋去。只能先好言好语把人劝回去,自个儿跑一边伤神去。这可不,办事哪些人已经快想破头了也没能从那些极不完善的证词里找出什么来,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再加上这种之谋财不害命,无法确定嫌疑人具体特征,受害人又被转移的事件,明摆着就是仙人跳,可总不能见到个身材好的美女就抓回来审吧,可别被人当变态挠一脸痕。

  “一群蠢货。”全身罩在斗篷之下的吴羽策靠在墙上叼着一串糖葫芦随意感叹了句,懒洋洋的舒展了下站的酸麻的双腿,还带些稚嫩的少年音微微上扬着,愣是将本就偏冷的音色挑出一丝若有若无魅惑出来,听了都有些心里痒痒,他十分惬意的享受着难得的好天气和糖葫芦,周围没有一个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不免有些小得意,但手上还是十分警惕地拉低了兜帽,直到大半张脸都在阴影下才放手,他走路很快,不一会就消失在人群里。

  李轩心不在焉的溜达上街,还是在想那起偷窃事件,也没有什么方向,就这么瞎晃悠。转了一会,脚步突然本能的一滞,再抬头看看,空中起了一层薄雾,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郊区一条民居密集的路上,可平日里总有个声响的民居此刻户户大门洞开,里头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透彻,有一股子鬼森森的感觉。这时,几个小孩子有说有笑的从一处墙边跑进他的视角,稍微冲淡了一点恐怖气氛,只不过一个孩子拾起掉落的香袋时,李轩整个脑子刹那间一片空白,腿沉的像灌了铅,身上从脊梁骨开始发凉,连跑都忘了,僵在那里。

  那么近的距离,他完全看不清孩子脸上的五官。

李轩狠掐了把大腿,通过疼痛定了定神,估计自己是无意间进了妖怪的幻境,但这里的主人好像不是针对自己,身为刀灵的他对凶气很敏感,可鞘中的本体四轮天舞没有发生任何共鸣现象,倒好像是有一种……找到组织的兴奋。正想着,薄雾中透出一个娉婷的身影,正缓缓向他走来。    那人越近,四轮天舞就越兴奋,当完全看清时,李轩也有点兴奋。

  美女,绝对是美女,暗红色的长袍半敞着,露出白色的抹胸和精致的锁骨,腰间随意的束着,高开叉的下摆露出一截系着丝带的玉腿和纤足,她突然“飘”上前很远一段距离,到李轩面前,将面具撩到脸侧,攀上他的肩膀,红唇轻启,在他耳边轻轻一句

“公子……”

然后李轩意识好像全被夺了去,在完全昏厥的前一刻,他下意识的动了动鼻子,哪想却感觉到一股十分令人惊讶的气息,他扶住了脑袋,手指几乎要陷进头皮里,强迫自己恢复意识,勾了勾唇轻笑一声

“别想偷了,老子对男的,不,对公妖怪不感兴趣。”

吴羽策听到被揭穿,动作停了一瞬,也没有多说废话,转身就消失在雾中,想着赶紧驱散幻境,现实中的闹市谁也找不着他。可李轩却毫无配合的意思,在后面穷追不舍,四轮天舞竟有一种要脱鞘而出的感觉,直觉和种种现象告诉李轩

  令无数捕快想破头皮的人,就在眼前。

吴羽策却突然停了下来,他已能感觉到红莲天舞十分明显的颤动,暗道此地不宜久留,必须立刻结束幻境,于是绝美的女子消失,留在原地一只背上背刀的红狐狸刚窜出去,就被李轩伸长胳膊揪着脖子上的毛,像拎猫一样拎了起来。颇感兴趣的上下盯着看。

吴羽策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四肢本能的乱蹬,极力想挣脱李轩的手,可李轩却饶有兴致的取下它的红莲天舞,在四轮天舞前比划几下,可四轮天舞却仿佛被安抚了般,渐渐平息下来。

薄雾突然散开,民居也像烟雾般消失在眼前,适应了安静的李轩被闹市口的嘈杂突然冲击耳膜有些感到不适,手中的狐狸却突然变作人形——一个很有灵气的黑发少年,吴羽策先是夺下红莲天舞,手却被李轩捉住了,他十分无赖的挑了挑眉,痞里痞气的说

“你小子挺厉害啊,这才多大就修炼出两条尾巴了。”不等吴羽策反应过来,又把脸一板,瞪着他装凶,训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坑蒙拐骗倒是会,还用上色诱了。”吴羽策本就不爽这人,此刻更是被他说的无名火起,不服气顶了句:“那些人看见我眼睛就直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色诱了又怎样?一群穷鬼,袋子里没几个钱都敢在窑子前晃荡。”李轩看着这小家伙真说来劲了,还越来越委屈,有些心软,刚想劝两句,可吴羽策却换了一副面孔,拎着李轩的钱袋在他眼前晃了晃。李轩却好像被逗乐了,抢下钱袋笑道

“你叫什么?”见吴羽策没理他,紧跟着又是一句:“那我叫你阿策了,可别不答应。”

吴羽策有些疑惑,这人怎么知道他叫什么,见那人的目光一直盯着他发带看才反应过来,他发带尾端有个“策”字,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来由的对李轩真生气不起来。

后来?后来吴羽策被李轩带回了衙门打下手,李轩那些衙门的同僚都知道了,他带了个可好看的小伙子回来,这小伙子不简单,带上街找扒手一抓一个准,还一起去除鬼驱恶灵。有人问李轩哪找来这人,李轩可不好意思说是那天钱袋被顺之后惊于吴羽策的技术,连哄带骗把人拐了回来。

几个月后的一天,李轩突然没来由的问了句:

“你要不跟我成个契?保证吃香的喝辣的,还有我罩着。”

  吴羽策头一扭,小脸鼓了起来,很有骨气的拒绝道:“不要。”末了有些后悔了,悄悄看了李轩一眼,说:“不骗我?”

李轩笑容越发的“奸诈”:“当然,说到做到,绝不反悔,手拿出来。”吴羽策老大不情愿的伸出手,可对眼前的人却莫名有种说不上来亲切感

李轩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截红线,两头系在二人左手小指上打了个活结,之后就消失在他们指间,吴羽策看的新奇,有些不相信的问了句:“这就成契了?”

李轩却摇了摇头,面容突然正经起来,慢慢的凑近吴羽策,在他额上印下一吻,握着吴羽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眉目间满是温柔的暖意

“这才成了。”

李轩没有和吴羽策成契,红线是向月老求的姻缘线,绑于有情人左手尾指处,即可在月老的小册子上结为连理,永不分离。

应该会有后续——双鬼的一次驱恶灵经历,这个可以当单篇看。

真正有货的内容和有些设定估计还在脑洞中下一篇